书迷楼 - 历史军事 - 幸臣在线阅读 - 14 赏画

14 赏画

        许莼回了国公府,果然命掌柜弄了一套丹青颜料来,又选了一副中规中矩的画,一对梅瓶,将就着也就看得过去了,他的心倒不在这上头,却只是命掌柜捡了金丝燕窝、赤嘴鱼胶、阿胶等名贵食材来,命夏潮亲自送过去到竹枝坊里给六婆做些滋补养身的汤羹给九哥。

        连日大雪,这日一大早天气放晴,淡淡阳光落在雪上,晶莹凛冽,果然是个赏雪的好日子。

        许莼披了狐裘,到了外院马车的地方,看到许菰已站在马车旁等着他了。他面容仍如平时一般漠然,身上也披着裘衣,一身打扮并不比许莼差什么,虽说是为了国公府的体面,但盛氏出身巨富,又不愿意落下苛待庶子的名头,因此一应吃穿用度并不曾亏待了许菰等庶子庶女。

        许莼拱手道:“大哥哥久等了。”

        许菰微一点头拱手还礼,没说什么自转头上了自己的马车。他这个庶长子身份微妙,也因此哪怕他考上了举人,他在府里仍然对嫡母恭恭敬敬,在许莼跟前也基本不会充长兄的派头,平日里和许莼出门,也从来不会自己先上车出行。

        许莼知道庶兄身份尴尬,向来也不去为难他,这倒是母亲言传身教。盛氏出身巨贾,和气生财,从未与人面上决裂,哪怕心中再不喜,面上也总是含着微笑,行事自如。

        顺亲王世子赏雪的园子叫惠风园,离靖国公府其实不远,马车不过两盏茶功夫也就到了。许莼和许菰到了惠风园门口下车,已来了许多客人,络绎不绝都是衣着华贵的。

        许莼和许菰走进园门,递上帖子,跟着的春溪熟练地指挥着下仆将礼物奉上,王府掌记挥笔记上靖国公府礼梅瓶一对,《蛱蝶戏花图》一张,丹青颜料一套,一边连忙命人将画送进去暖阁上挂起。

        秋湖好奇问道:“这是要把今日送来的画都送进去给小王爷赏画吗?”

        那王府掌记笑道:“正是,我们家王世子好画,因此平日里也攒了不少画,每次宴会,也能收到不少画作,如今天寒,小王爷恐宴席上大家无趣,索性命人将画都挂起来赏,若是今日有送画来的,也一并共赏。”

        春溪笑道:“原来如此,果然王府气派,不同别家。”一边熟练塞了一个小银稞子给掌记:“管家辛苦了,我们爷第一次来府上,有什么不对的劳烦您指点。”

        掌记收了银子满脸笑容登时带上了真诚,想不到靖国公府原来仆从这般知趣,笑着与春溪聊了起来。

        却说前头,许莼和许菰一路跟着迎客的仆人一路走进去,到了园中暖阁里。今日晴好,宴会设在暖阁敞轩内。

        这敞轩四面都镶了玻璃,因此光线极明亮,雪光穿过玻璃窗照耀在敞轩四壁上挂着的诗幅和画,满堂华彩,文气氤氲,衣冠俊达济济一堂。

        画还在陆续从外边有人送进来挂起,许莼看自己送的那副《蛱蝶戏花图》也被挂了起来,便也知道顺亲王世子好画,这是赏雪顺便赏画了,不由暗自佩服九哥,幸好九哥提醒了一句,否则自己若是真送太过名贵的字画进来,少不得要引人瞩目。

        如今四下看了看,大多数画都只本朝的,偶有一两副前朝的,也不是特别名贵的画,而自己送的那副《蛱蝶戏花图》,因为画师没什么名气,又不是什么古画,因此只挂在了不起眼的地方,这正合了他不能冒尖的意,只也和许菰站在画壁旁一副一副观看起来。

        许菰低声问他:“二弟若是看到前日替你捐银的那位兄台,还当与我说一声,我们兄弟合该当面致谢才好。”

        许莼含糊道:“他这些日子病了,只在家中休养,不会来参加这些宴席的。”

        许菰眸光微闪:“如此,那二弟应当上门探病才好。”

        许莼道:“他好清静,我已让人送了些药材过去了。”

        许菰微微点头,解释道:“我也是慕其高洁义气,又是为母亲请得了荣封,想着来日见到,总不能失礼了。”

        许莼也没放在心上:“好。”

        却见一阵喧闹笑声从外面传来,原来是顺亲王世子被一群贵宾簇拥着,正从外边踏雪回来,后边跟着几位貌美侍女,手里捧着梅瓶,里头插着刚刚折下的梅花,一群人都衣着华丽,恍如神仙妃子一般拥进了宴会厅里。

        为首谢翡穿着一身孔雀羽直氅,墨绿呢底上绣着穿珠云龙,腰间垂下翠□□滴的碧玉龙纹佩,头上戴着卷云冠,正含笑拱手和客人们说话,举止风度神采飞扬,雍容闲雅。

        许莼从前也见过他一两面,但毕竟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并不曾有资格近身相处。只看今日宾客,大多是他不认识的人,便也知道从前混的不是一个圈子,自己从前那些结交的纨绔,多是京里不入流的子弟,与他结交,也不过是贪图他花钱慷慨罢了。

        许莼遥遥看着世子谢翡,却忽然发现世子长眉修目,鼻挺唇薄,猛一看竟觉得有些眼熟。

        心中好奇,又仔细看了眼那又浓又直的眉毛和含笑的双眼,忽然恍然发现原来和九哥竟然有些相像。

        只是九哥境遇坎坷,眉目间郁郁寡欢,这谢翡却是富贵闲人,顾盼神飞,意态风流,显然生活极优越悠闲的。

        他忍不住心里嘲笑自己这才出来半日,这又是又想九哥了吧?

        想到九哥,他心里就有些神不守舍起来,一心又想着赶紧应付完这宴席,回去还能陪九哥下午针灸和用晚餐,眼见着赏完画应该也就入席了,再听个两三折戏,酒过三巡,今日也就算完成任务可告辞了。

        他漫不经心离世子那群贵客远一些,站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随便挑了副不起眼的画,只做品鉴样,其实整个人早已神游万里。

        许菰看他怔怔发呆,又看到从前学里的同年,便和许莼打了个招呼,邀他一起过去应酬。许莼原本就对这些读书人敬而远之,自然连忙摆手让他自去应酬,他自便即可。

        许菰走后,许莼更自在了,幸好今日都没有认识的客人,不许应酬,只管装着看看画便好。

        前面谢翡与众宾客已一副一副画开始鉴赏起来,谢翡确实好丹青,品鉴起来也颇有几分功力,画得确实精深的,便多说几句,只是一般的,便点评两句直接越过,一时堂内十分热闹。

        许莼想着自己那幅画没什么名气,便也不在意,只远远避着他们,却没想到谢翡路过那张《蛱蝶戏花图》时,却站住了脚。

        众宾客只以为是什么大家之图,连忙细看,却见画上全无题跋年月,看色泽焕然如新绘,显然不是古画。

        整幅画只团团画了数只缤纷蛱蝶在画中围着海棠花飞舞,颜色十分鲜艳,蝶翅上甚至用金银粉勾勒斑点,富丽华贵,那枝海棠花也粉白中泛着珠光。

        整个画面颜色艳丽,栩栩如生,但这在文人看来,却有些过于富丽闲贵,过于追求技巧了,失了清雅古朴的意境。

        有宾客大着胆子笑问还在仔细端详的谢翡道:“小王爷可是觉得这画法别致?今日这许多画,倒是这副显得鲜亮。”

        谢翡笑而不语,靠近仔细看了看那副蛱蝶图,又命人将附近窗子的绒帘挑起,将光线更亮一些,对着画面又仔细看了看,这才笑道:“这是哪家送来的蛱蝶画?”

        众人都摇头四顾,一旁服侍着的下仆已笑着上前回道:“回小王爷,这是靖国公府上送来的画,今日靖国公世子送来的,名为《蛱蝶戏花图》,画家不详,这上头也无题跋落款。”

        一时众人都有些意外,谢翡却笑了:“靖国公府世子在哪里?”

        宾客喧闹,许莼原本看着画发着呆,忽然听到众人叫,尚未回神,却早有顺亲王府的清客下仆过来请了他过去。

        他有些愕然,但仍然上前作揖:“在下许莼,见过亲王世子。”

        谢翡仔细打量许莼,却见这传说中的纨绔子弟竟有一副好样貌。

        看着不过是十七八岁,十分年少,面容俊秀,一双猫儿眼湛然若星,光彩熠熠,身上穿一领青灰色裘衣,里头露出暗红祥云纹衣袍,看着并不醒目。

        但谢翡到底出身皇家,见识不凡,已看出那青灰色的裘衣,乃是狐狸下颔部位的皮毛,极轻柔昂贵的。

        谢翡笑着道:“早有闻名,竟未相识,许世子送的这画,有心了,我看这画风格大异中原,彩蝶宛然若真,呼之欲飞,其色光耀夺目,绘制的颜料似是以宝石矿物为材料,与一般丹青颜料大不相同,闻说许世子外家有海外门路,想来这画乃是海外异人所画?”

        许莼脸上微热:“小王爷喜欢就好。这是海商从外边带回来的海外夷人研制的颜料,当时为着推销,同时赠了这画给小的做样的。我看这蛱蝶翩翩飞翔,画得栩栩如生,颜色亮丽,十分喜庆,便留了一套,这画也便收着了。”

        “这次承蒙小王爷邀请小的来赏雪,想来小王爷稀罕东西见过多了,左思右想听说小王爷好丹青,便想着当时收着的这颜料留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不若赠与小王爷,若能给小王爷的画上添些光彩,也不枉这些丹青颜料漂洋过海一场缘法了。”

        谢翡听他不仅仪容出众,说话流利又有趣,丝毫没有矫饰,也不曾刻意迎合,越发心中喜欢,携了他的手笑道:“好一场缘法,许世子用心了——我这些日子正想画一幅画,却一直不得灵光,如今见了许世子这画,竟有了些意头。”一边命身旁仆人:“去把许世子送来的丹青拿来,也给今日的大家开开眼见见这海外的颜料,必然不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