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楼 - 历史军事 - 幸臣在线阅读 - 2 赎身

2 赎身

        夕阳终于沉入了地平线,天上出现了点点星光,与金粉河中的星河互相映衬。

        贺兰静江腰身笔挺,犹如一把银枪,头却恭顺低着,拱手回禀:“皇上恕罪,臣昔日落难时,曾受过靖国公夫人的恩惠。如今靖国公世子年幼,却似有断袖之癖,靖国公夫人便托人请托于我,希望我能慢慢规劝于他,臣想着离京之前,将这人情还了便算了。他只是不太懂事,懵懂了些,倒无什么劣迹,还请主公饶恕他——都怪臣不知道皇上忽然驾临,偏巧约了他今日,倒让他冲撞了圣驾。”

        谢翊转头淡道:“回绝了吧。”做母亲的知道年幼的儿子似好南风,不好生管束教诫,倒重金请坊间名相公来“规劝”,倒是一家子奇葩,不过京城勋贵风气糜烂,哪家没有几桩荒唐事,便是靖国公不当差,他那吃喝嫖赌样样精的名声也是略有耳闻,父亲如此,儿子自然也是个荒唐的,倒也怪不到这靖国公夫人身上,只可惜了少年郎一副好皮相,不多时日只怕就被风月给浸染成酒囊饭袋的俗货了。

        贺兰静江躬身道:“遵旨。”

        谢翊道:“不日朕会命人为你脱籍,但不会大张旗鼓,望卿和光同尘,翼敛鳞潜,待到立下军功,时机合适,再为你祖父、你父亲平反。”

        贺兰静江:“臣谢恩,臣愿即赴边疆,为皇上守边。”他面容俊美,眉目英朗,神态亦是从容,不卑不亢,身上并无一丝脂粉气,看不出曾沦落风尘多年。

        谢翊注目他良久,微微颔首:“去吧。”

        这一夜星月淡淡,贺兰静江怀里揣着兵部任命状,带着亲兵,离开了京城。靖国公府的小公爷许莼压根不知道自己见到的不是那名满江南的贺兰公子,满心惆怅地回了府。

        谢翊也只当一件小事,倏忽过了半月。直到内侍总管苏槐小心翼翼来禀报:“皇上前日交代的,让奴才派人去将贺兰将军的乐籍给脱了,小的不敢轻忽,立刻吩咐手下去京兆府那边办了,但今日得报,贺兰将军那边却是有人为他赎身脱了籍,打听了却是靖国公府上的许小公爷。”

        谢翊有些意外:“不是说是乐籍,不能脱籍?朕倒不记得国公府有这么大的权力能指使得动京兆尹,京兆府尹江显,可是正经的科举出身,一贯和勋贵不来往的。”

        苏槐苦笑了声:“皇上,钱可通神啊。”

        谢翊倒是起了些兴致:“那小公爷花了多少?”

        苏槐轻声道:“十万。”

        谢翊笑了声:“十万钱就给他赎了身?江显这眼界也忒浅了。”

        苏槐轻声道:“不是十万钱,皇上,是十万两白银,汇通钱庄的银票。”

        十万两白银!谢翊敛了脸色,苏槐道:“我带了内卫去问的,江府尹知道是皇上问,吓得什么都招了,十万两白银,确实能通神了。江大人倒也并没敢据为己有,只打算用来填京兆府账上的亏空。已如实上了请罪折子,京兆府这边钱粮一直有亏空,都是前任京兆府尹留下来的亏空,一任拖一任,如今亏空已是大到了十几万两白银之多。因此看到这笔银子,且也不过是脱籍这样的小事,无涉国本,因此江府尹便大着胆子收了。奴才问起,江府尹不敢隐瞒,将银票如实上交给在奴才这里。皇上请看。”

        谢翊低垂着眉眼,看了眼那托盘上的银票,伸手拿了起来看了眼,冷笑了声:“他倒是一掷千金,国公府那点俸禄够用?”

        苏槐道:“皇上,许国公的夫人盛氏,乃是出身闽地的海商巨贾,巨富之家。这位许小公爷一直是挥金如土的。”

        谢翊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冷笑了声:“早听说闽地南风大盛,难怪这位盛夫人得知儿子断袖,不打不骂,还要款款婉转挽回,十万两白银,已是一省一年税收,如此轻掷,未免太过宠溺纵容了,慈母多败儿。”

        苏槐迟疑了一会儿笑着解释道:“奴才也留心打听了下这位小公爷的名声,虽说确实吃喝玩乐,挥金如土,但倒也未有什么劣迹,也不曾听说过有欺男霸女,包养戏子妓子的恶习……”

        谢翊冷笑了声:“那是他年幼,尚未来得及吧,那日他不就是见色起意……”谢翊倏然住了口,显然也觉得自己被人见色起意没什么光彩,便不再提此事,只道:“江显罚俸半年,限期一年内将亏空给填了。至于这十万两……既然是给朕赎身……这份情朕领了。”

        他将那张轻飘飘的银票拈起,嘴角忽然微微一弯:“朕看这位小公爷,可比朕有钱多了。朕虽富有天下,却也不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现银啊,太后前些日子不还嫌朕不肯修园子吗?”

        苏槐微微抬头:“陛下确实过于简朴了,这承乾宫和御花园自皇上亲政以来,都没有修过了,如今是否修一修?”

        谢翊摇头:“不过是吃饭睡觉,修来如此堂皇作甚,朕一修,慈圣宫那边自然也要修,上行下效,各亲王勋贵看在眼里,人人都来比个宫室华美阔大,苦了百姓。只送去工部那边,姜侍郎上次说造的新式海船缺钱,给他送去吧。”

        他将那张银票放回托盘,微一沉吟:“朕也不白拿,这小公爷如此铺张奢靡,一掷千金,自然用的都是镇国公夫人盛氏的钱,查查看盛氏如今可有诰命在身?给个封赠好了。”

        苏槐上次陪着谢翊出宫遇到许荪,回来早就查过,如今看皇帝垂询,连忙应答:“奴才上次陪侍陛下出宫回来后,就已查过了这靖国公府上的情况,现任靖国公许安林,乃是上一任靖国公许安峰的胞弟,许安峰袭爵后给其夫人请了封,然而没多久生了病去世了,膝下只有一女,这爵位便由其弟许安林袭了。当时许安林尚未完婚,因此其妻未曾得封,之后按成婚后理应由靖国公上书请封,但礼部未曾见请封的奏折。”

        谢翊抬眼想了下:“靖国公府的太夫人是不是尚在。”

        苏槐道:“是,靖国公府的老夫人,以及前任靖国公许安峰的妻子都是一品诰命,如今还在靖国公府守寡,并未改嫁。”

        谢翊笑了声:“那就难怪了,许安峰朕还有些印象,读书算是有些出息,也能做些事,许安林就真的是个酒囊饭袋了。妻以夫荣,这一位靖国公从未当差,寸功未立,能有什么由头请封。盛氏又是商户出身,娘家无人支撑,其夫其子看来都不靠谱,府里还有一个太夫人一个嫂夫人两位诰命夫人压着,想来盛氏日子也不大好过。就给盛氏一个一品诰命吧,十万两换生母一个一品诰命,也算朕没白拿他钱。”

        苏槐笑道:“皇上明察秋毫,小公爷前边还有个庶兄,下边又有好几个庶弟,原配盛氏不仅没有诰命,膝下也只有一子,因此大概有些过于娇宠孩子了。”

        谢翊抬眼看了他一眼笑道:“看来你倒是对那贪花好色的糊涂小公爷印象不错?”

        苏槐陪侍皇上多年,深得圣心,自然也大胆许多:“奴才打听了下,这位小公爷花了十万两白银为贺兰将军脱籍,却专门和京兆府这边打了招呼说不必和贺兰将军透露是谁花了钱,只说是朝廷恩典就行。奴才又让人去贺兰将军那边不动声色问了问,贺兰将军果然不知此事,只以为是皇上降恩,且之后小公爷再也没去骚扰过贺兰将军。”

        谢翊看了他一眼,苏槐道:“出了十万银子却默默无言,到底是有些侠气在的。皇上啊,奴才当年也是家族获罪,十二岁以下男女没入宫掖,当时哪怕有人出三两银子,就能将我赎出去……”苏槐眼圈微微红了。

        谢翊笑了声:“什么侠气,我看是个痴傻的糊涂虫,不知稼穑艰难,既然苏公公这么欣赏他,这封诰就让你去颁吧,盛氏既然出身巨富,也给你拿点油水的机会。”

        苏槐一怔,连忙满脸堆笑:“多谢皇上体恤奴才,这封诰原本由礼部下发即可……既蒙皇上恩典,由中官送去赏赐,那就是天子亲赐,这靖国公府若是问起这封赏的理由……”

        谢翊笑了:“你倒是会替他讨赏,既都给了恩赏,不妨也给个体面,就说盛氏深明大义,教子有方,许小公爷捐了十万两白银给工部修船,看他年幼,嘉奖其母,再挑几匹云鹤缎赏赐那许莼便是了。”

        苏槐连忙下拜道:“谢皇上隆恩,给奴才这个体面。”

        谢翊挥了挥手:“下去吧。”

        苏槐连忙弓着身退出了书房,果然先命人去礼部那边传了皇上口谕,把礼部的诰命拿了来,又命人去内库挑了两匹云鹤金缎,贡品文房四宝一套,蜜蜡手串一对。看着礼部听说是中官亲封,很快命人送了来写好的诰命,便传了马车就要出宫。

        苏槐去靖国公府,只带了自己的小徒弟叫赵四德的,才十四岁。赵四德一边扶着苏槐上了马车,一边笑道:“这等小事怎劳苏爷爷亲自去,小的们跑一次,领了赏来尽皆给爷爷。”

        苏槐笑了声:“你们懂什么,这一桩事,我一定得亲自去。”

        赵四德不解:“闻说靖国公府上一代不如一代,甚至后手不接,变卖了好些祖产后,不得不和商贾结亲帮补,怎的爷爷如此看重?”

        苏槐道:“等你们懂的时候,你们就能出师了,我也好出去养老了。”

        赵四德满脸笑道:“苏爷爷那是皇上跟前一等一的得意人儿,皇上哪能离了您呢?今儿我看您在皇上跟前回事出来,仿佛是哭过?想是陛下又有恩典?”

        苏槐道:“你们不懂,皇上就喜欢那等心软又重情的人,譬如这位靖国公夫人,虽说宠子无度……妙就妙在这溺爱无度上……”苏槐收住了话头,再说下去可就要说到范太后身上去了,那一位待皇上,哪里有甚么母子情分。再看这一位靖国公夫人明明知道儿子好南风,偏还放下身段请人如此委婉行事,这爱子之心拳拳啊。皇上面上虽也斥慈母多败儿,却仍是赏这位靖国公夫人诰命,这才是圣心如渊呢。

        苏槐意犹未尽道:“你们要在皇上跟前能站定脚,只记着一条,重情份,念旧情。”

        赵四德道:“啊?您从前不是总说要忠心义气么?”

        苏槐摇了摇头:“忠心义气,那是咱们做奴才做臣子的本分……要比这本分做得更好一些,那就得加点儿重感情,但咱们也就是奴才,这分寸,得拿捏好喽……”

        他摸了摸手腕上的佛珠道:“还记得年初,京兆府有一桩忤逆案上到刑部复核么?一个秀才因为护着怀孕的媳妇儿,顶撞了母亲几句,母亲大怒便到官府告儿子忤逆不孝,忤逆是十恶大罪,官府这边拟夺了书生秀才的功名,流放三千里,到了刑部复核过了,那秀才自己供认不讳。然而刑部上奏到皇上这边,皇上看了却命京兆府重审,提了那怀孕的儿媳妇私审,那媳妇儿才大哭说是婆婆不慈,与邻居鳏夫通奸,诬告儿子,想要独占家财,而儿子仁孝忠厚,不忍揭发母亲丑事。”

        “两边细审,再把那邻居奸夫叫来审了,两下都招了,街坊邻居,知道她们首尾的不少。但按说儿媳妇出首告婆婆,也是不孝,因此刑部那边当时议的是,婆婆通奸罪。儿子功名可保,忤逆罪可免,但儿媳妇干名犯义,按律判杖一百,休出夫家。”

        “那书生却不肯休妻,要求以身代杖,不要功名,只求与发妻相守。”

        “儿媳妇也上书,自请下堂,只求保住丈夫的功名。”

        “此判到了皇上跟前,皇上却只说,为母不慈,诬告儿子,此为义绝。判那母亲,责其一百杖,惩其诬告之罪。既不能守,赐其义绝离宗,改嫁那奸夫,家产留给书生继承,赦了书生和妻子的罪……你们说,皇上是不是个重情之人。”

        赵四德笑道:“这案子我也听说了,我就是不明白,那母亲如此恶毒不慈,又犯了通奸之罪,为何皇上却仍留了她一条命,让她改嫁?”

        苏槐道:“你这就不知了,若是按通奸论罪,那婆婆通奸罪是要处死的,逼死生母,儿媳妇和儿子身上可就真的蒙上不孝不义之名了。那婆婆本就是寡妇,你也知道,皇上是极不赞同寡妇守寡的,既然守不住,索性改嫁了,既是改嫁出去,从了别姓,那就不能再对本宗儿子指手画脚了。如此才好四角俱全,周全儿子儿媳,不至于蒙上不孝之名,至于那诬告之罪,打上一百板子,也算罚罪相当。”

        赵四德点头道:“原来是这般,读书人那些弯弯绕可真多,皇上要保两个人,还得考虑这么多。”

        苏槐一笑:“咱们这位皇上,看重的是人情,可不是那些读书读呆了的人,这案子判下来,京里谁不说咱们皇上英明呢。”

        正说话着,外面护卫们禀报,靖国公府到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