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楼 - 历史军事 - 重返1926:出人头地从救洋妞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来信

第124章 来信

        苏麟文似笑非笑地看着包国维。

        那表情好像苏麟文就是吃定了他似的。

        “好!我答应!”包国维咬牙切齿地说道。

        “嗯!”苏麟文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拍了拍包国维的肩膀:“祝你好运!包国维大作家,其实我说了,没必要入学来找麻烦,靠写小说你本来就可以生活得很好了。”

        说完,没等包国维做出反应,便转身离开了。

        包国维盯着门口,直到苏麟文离开好久之后,才猛然抬头,望向窗外。

        他的眼神锐利如刀锋!

        这苏麟文明显是故意刁难自己的,可他为什么偏偏这么做,原因只有一个——郭纯!

        可是不管如何总得先答应下来,想必入学考试也是莫妮卡极力帮他争取下来的。

        这次入学考试,他一定会通过!

        包国维的拳头捏紧,青筋暴起。

        “包国维!你现在可以走了吧?茶都已经凉了,难道你还想赖在校长办公室不成?”谢爱坤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

        包国维狠狠瞪了他一眼,站起身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临走之前,包国维朝着谢爱坤的小腿狠狠地踢了一下,痛得谢爱坤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眼见吃痛的谢爱坤狼狈的模样,包国维的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这个只会在办公室画王八的卤蛋早就应该被优化掉了。

        “你他妈的!包国维!”包国维刚关上门,身后便传来了谢爱坤愤怒的骂声。

        包国维回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恶的微笑,随即离开了。

        “您歇着吧!”走时,包国维还不忘朗声嘲讽道。

        “混蛋!”谢爱坤恨恨地跺了跺脚,他现在浑身疼得厉害。

        谢爱坤虽然平日里喜欢画王八,可是并不代表他是只会龟缩的小老头。

        “真要说起来,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只会欺负老年人,年轻人真不晓事!”谢爱坤愤愤然,心中早就问候包国维不知道多少遍了。

        今天两次被包国维欺负成这副德性,这个仇,他记下了!

        等包国维回到包宅时,已经是正午,吃饭的时候。

        正好来了两封信,都是京口来的,一封是郁玉涛寄过来的,一封是莫妮卡寄来的。

        “包国维,吃饭!”最近包国维一直在家写稿,甚是劳累,让老包心疼不已,今天刚抓来一只老母鸡炖汤,专门是给包国维熬的。

        “爹,你先吃吧!我一会儿再吃!”

        包国维拿了信,二话不说,推脱没胃口,便进书房拆信来看了。

        他先拆开莫妮卡的信,上面都是关于自己入学一事的,想来她为自己入学也废了不少的功夫的。

        “唉!”

        包国维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只觉得当今世道并不像他想得那么好,光是一个郭纯,想要对付他,自己连第一步都举步维艰。

        包国维想了许久,终于决定先按照莫妮卡所说,去参加入学考试,然后再想办法破解郭纯的计划。

        “嗯?”

        包国维拆开了另一封信,本以为又是来请教关于枪炮、病菌和钢铁的,没成想里面却是一篇洋洋洒洒的杂文,作者正是郁玉涛。

        他的好奇心被激发了,他本来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有和郁玉涛书信交流,双方都觉得兴趣相投,聊得十分火热。

        不过内容大致都只是关于枪炮、病菌和钢铁的内容讨论,如今郁玉涛竟然寄过来一篇他写的杂文,这自然是想听听包国维的看法的。

        包国维感受到了郁玉涛对他的重视和信任,顿时感觉心里暖暖的。

        接着他立马仔细地阅读起来,其实他本来不算是什么文化人。

        可是他前世到底还是博览群书的五好青年,加上拥有超越时代的思维,所以对于这篇文章他还是有一些发言权的。

        包国维读得很快,当他看完郁玉涛写的这篇杂文,包国维心里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没想到郁玉涛竟然把自己对当下时局的看法全部都写下来了,而且每一句都恰到好处,字里行间尽是对它们的认识。

        “郁玉涛,果然是个人才啊!”包国维不由得感慨。

        “只是……若是这样写,把那些政客骂得狗血淋漓,怕是不可能被发表的。或许这也便是郁玉涛这位杂文大家,烦恼和局限的地方吧……”

        想到这里,包国维心里不禁多了一抹悲哀。

        言论不自由,有话不能说,在当今世道中是非常普遍的,而这对于有志向的文人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包国维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但仔细想想,郁玉涛想必是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正是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年纪。

        他实在不忍打击对方的自信心,于是便立马提笔,写下一篇鼓励和赞扬的回信。

        他写着写着,莫名感觉心意相通,便将入学一事一并写下。

        “此事让我甚为烦恼,小仇不报何况家国之大仇呢?我也不过是一介草芥,被时代的洪流席卷而不能脱身罢了。”

        “可总是要奋进的,不能因为困难太大而放弃,故愿君重拾信心,一时挫折并不算什么,你所做的事情远比要我所做的更伟大,更有前途!”

        这番发自肺腑的话写出来,包国维感觉心情都舒畅了不少。

        “国维啊!”包国维一惊,回头一看,门口处是端着鸡汤的老包,“我……我知道你要用功,我不该打搅你的。可是这些日子那么累,总得吃点东西补补的。”老包担忧地劝慰道。

        “爹!”包国维心中感动,“我只是有点感触而已。”

        “哦……”老包松了口气,“那就好。”

        “爹!”包国维忽然抬眸道:“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你又要照顾我,又要去管置办田地的事情。”

        老包脸色黯淡:“我就是一个老骨头了,哪里有什么本事啊!全都是耀辉这孩子帮忙的。”

        “李耀辉?”

        包国维点点头,心中赞叹道:“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以后他成长起来,或许能够帮得到我。”

        “我不打搅你,我把鸡汤放在这就行,我立马走!立马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