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楼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在线阅读 - 第522章 远方亲戚

第522章 远方亲戚

书迷正在阅读:寒门枭士天影天醒之路神藏侠行天下
        河间郡高阳县,一支从北方过来的突厥人马队格外引入瞩目,十几名突厥大汉赶着十几匹强壮的骏马在宽阔的官道上奔行,不断激起滚滚黄尘。



        马队约行了两三里,便抵达了沱水码头,从这里渡过沱水,南面便是河间郡,或许是战争停止的缘故,沱水码头上等待渡河的人格外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卖菜的农夫,以及走亲访友的平民,使码头上熙熙攘攘,热闹异常。



        这支突厥马队到来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时一名商人慢慢走上前,仔细打量这十几匹骏马,他显然是识货之人,越看眼睛瞪得越大,最后他激动地对为首突厥大汉道:“这马卖一匹给我吧!我给你三百两黄金。”



        “不卖!”为首突厥大汉毫不犹豫拒绝了他。



        “那五百两黄金,怎么样,就卖一匹给我。”商人又抬高了价格。



        周围人开始轰动起来,居然有人出五百两黄金买一匹马,这是什么宝马,难道是千里马吗?



        无数人涌过来看热闹,突厥人仿佛已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为首大汉不耐烦对商人道:“你这人真不好歹,这种马你买得起吗?别烦人了。”



        商人见他不肯卖,顿时满脸沮丧,自言自语道:“你说得对,五百两黄金怎么可能买得到!”



        “这位大哥,这到底是什么马,连五百两黄金都不够。”旁边人七嘴八舌问商人道。



        商人叹了口气道:“这可是纯正的突厥种马,千金难买,他们居然有十几匹,我做了这么多年牲畜生意还从未见过,就算是在突厥也十分珍贵。”



        周围人一片哗然,这时几名青壮男子互相使了个眼色,立刻向码头上一艘快船走去。



        这时,为首突厥汉子用一口流利的汉语喊道:“谁载我们过河,我们出三倍船钱!”



        立刻有几艘渡船争先表示愿意载他们,突厥人赶着马匹上了两艘大船。渡船缓缓向对岸驶去,那名商人站在码头上,失魂落魄地望着十几匹种马远去,口中依旧念念有词。



        不多时。突厥马队上了岸,又继续沿着官道向南而去,但走了不到一里,只见一队数百人的骑兵疾速奔来,片刻便将他们团团包围。



        为首一名偏将喊道:“这些人都是突厥奸细。给我统统带走!”



        为首突厥大汉骂道:“什么狗屁,我们不是突厥人,我们是铁勒人,就算是你们主公窦建德也不敢这样无礼!”



        偏将听见他直呼主公的名字,倒不敢唐突了,他连忙摆摆手,制止住准备抢马的士兵,抱拳道:“请问阁下是哪位?怎么会认识我们窦公?”



        “我们是拔野古俱伦部人,你们的战马一大半都是从我们那里买的,我才几年没来中原。难道你们就不认识我了吗?”



        偏将大吃一惊,“莫非你是铜泰少酋长?”



        “哼!知道我的名字还要抢我的马,你们胆子倒不小。”



        偏将连忙施礼,“误会!误会!有探子说发现突厥奸细我们才赶来,没想到是少酋长。”



        “什么奸细,分明是贪图我的战马,我告诉你们,这些战马你们若动了可要倒大霉,如果识趣就让我们赶路。”



        这名偏将虽然不敢无礼,但对方赶着这么多名贵的种马。如果不问清楚去向,上面怪罪下来,自己可承受不起,他便小心翼翼问道:“请问少酋长。这些战马是我们的货物吗?”



        拔野古部的铜泰自然就是张铉的大舅子,辛羽的胞兄,他这次南下是奉父亲之令给张铉送来十几匹最优秀的种马,便于张铉培育战马,另外还带来上千斤紫花苜蓿种子,这是张铉去年专门写信给辛羽父亲图勒。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图勒毫不犹豫拿出了他们最珍贵的种马,让儿子带去青州。



        这些马匹都稍微修饰过,看起来和普通马匹没有什么区别,加上他们重金行贿了边塞守将,便没有受到刁难,平安无事地过了罗艺的地盘,却没有想到在沱水渡口被人识破了这些战马的珍贵。



        好在俱伦部和窦建德的关系很好,铜泰也来过几次河北,卖了大量马匹给窦建德,窦建德的近万匹战马,大部分都是从俱伦部手中买来。



        铜泰摇摇头,“这些马匹我要送到南方去,不是你们的货物。”



        偏将犹豫了,半响道:“这个......恐怕要我们窦公同意,我才能放你们南下。”



        铜泰大怒,刚要开口,这时远处又奔来一支骑兵队,也是巧,正是窦建德准备北上高阳县,正好遇到了他们。



        偏将连忙上前禀报了这件事,窦建德看了看这些马匹,他着实有点动心了,草原卖给中原的战马大多阉割过,极少有种马,而这些居然都是纯正的突厥种马,这可是宝贝啊!



        窦建德上前呵呵笑道:“原来是铜泰贤侄,两年不见了。”



        铜泰向他拱拱手,“窦公身体看起来不错,父亲让我替他向窦公问好。”



        “多谢你父亲!”



        窦建德又看了一眼这些种马,笑问道:“不知这些马匹准备卖给谁?”



        “这些马匹不是货物,是我父亲给女儿的嫁妆,是专程送给张铉。”



        周围人一片惊呼,窦建德脸色略略一变,缓缓道:“难道贤侄不知道我们正在和张铉打仗吗?”



        铜泰摇了摇头,“我们不参与你们的战争,我刚才说了,这是我妹妹的嫁妆,如果窦公想抢走嫁妆,不仅会成为我们拔野古的仇人,我想张铉也绝不会答应,请窦公三思!”



        如果列举窦建德现在最怕之人,已经不是大隋天子,也不是渤海会高烈,而是张铉,济北郡一战,将窦建德杀得胆寒心裂,至少现阶段他不敢再招惹张铉。



        尽管这些种马让他心动,但想到会由此引起张铉的震怒,他还是不得不放弃眼前的利益。



        “好吧!就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们。”



        窦建德随即令道:“让他们去清河郡,沿途不准刁难!”



        .......



        两天后,铜泰率领马队抵达了高唐县,隋军虽然集中在高唐县,但在清河郡各条官道入口都修建了烽燧和哨岗,所以在马队刚进入清河郡时,高唐县便接到了边哨的鸽信。



        也是巧,张铉正好在高唐县视察夏种,黄河以北并不种植水稻,在小麦夏收结束后,再种一季粟,土地稍微贫瘠之地则种豆子,这样秋天又可以收获一季粮食。



        马队到来在张铉的意料之中,就是他写信去向图勒求援,希望能得到几匹优良种马,从时间上算,应该就是这段时间到来,但张铉却没想到,铜泰居然亲自领队前来。



        当铜泰率领马队来到军营前,张铉率领众人已等候多时。



        “老弟,多年未见了!”



        铜泰豪爽大笑,上前和张铉重重拥抱一下,张铉又打量一下铜泰,只见他满脸大胡子,皮肤黝黑粗糙,早已没有了当年的俊朗,仿佛老了十岁,只是目光还和从前一样清澈。



        “老弟,我妹子呢?”铜泰拍了拍张铉的肩膀笑问道。



        他并非不懂中原礼仪,只是因为张铉是他妹夫,才这么随意。



        张铉微微笑道:“她当然在家里,不过我的家在北海郡,要坐船过去。”



        “好!把这边事情完结后,我去看看她。”



        铜泰向后一摆手,“把马牵上来!”



        众手下将十几匹种马牵了上来,张铉的部将原本站在远处,没有打扰张铉和铜泰见面,现在战马牵了过来,众人纷纷走上前,上下打量这十几匹战马。



        看起来这些马匹都是不错的良马,但比起雄健的宝马似乎又差了一点点,对方千里迢迢却只送来十几匹好马。



        众人都不解地向马夫头子吴刚望去,吴刚也就是当初张铉从京城带来的马夫,现在已升为校尉,负责管理几千匹战马,手下也有两百余号马夫。



        他却是相马行家,他一言不发走到十几匹战马前,轻轻捻了一下马毛,点点头道:“都染了色,所以显得很斑驳,实际上它们都是纯色战马。”(未完待续。)